欢迎您光临岭南师范学院校友会基金会网站!
旧版入口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校友搜索:
母校情怀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正文
 

陈池校友:红土地遇见红高粱—走近莫言

2016年11月21日 17:41 校友办 点击:[]

红高粱已经走进世界文学山脉的顶峰,红土地还徘徊在南中国海的半岛上,两者需要交流。恰好,前段时间,红高粱文学王国的缔造者莫言,来到湛江的红土地,在红土地出生的我有缘在红土地、大海边,见到了莫言。

 

机会难得,我向莫言老师请教说:我总觉得莫言得诺奖,是在传统文化中孕育出来的结果,莫言和屠呦呦不都是从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中吸取营养的么?我一直认为传统文化是文学创作的富矿,虽然古老、原始,但聪明人视它为宝库,从中提炼出闪光的东西,而愚蠢的人视它为包袱,发现不了它的价值。莫言肯定了我的看法,他说,文学创作的根源离不开传统文化,传统文化自然离不开故乡,文学创作与故乡难以分割,作家没有不写故乡的、不写亲情的、不写母亲的。

 

故乡的红高粱对莫言创作的影响永远抹不去,他的作品永远都打上故乡的印记。莫言认为,就像一个人不能割舍生活的土地一样,作家写作能不受自己的经历影响吗?所以莫言写生他养他的高密,故乡的土地、人和事。他的作品写来得心应手,就是因为对故乡太了解了。村里的人,变成了小说描写对象。莫言用文学塑造了新的故乡,文学中的人走上新的舞台。对作家而言,故乡是作家千丝万缕的客观存在,摆脱不了它对自己的影响。而文学拓展了故乡,超越了故乡。文学的故乡是开放的,是成长的,是越来越丰富的。作家的文学作品总对故乡添进新的元素。天南海北、天上地下的事都可以移植到故乡里来,同时加以创造。莫言的故乡一马平川,但在他的小说里描写了巍峨的高山。莫言家乡只有一条河,水很少,在小说里,这条河波涛滚滚,甚至比得上长江和黄河。莫言说,看起来是在写家乡的人和事,实际上是天马行空,表面上是写故乡,实际是在写天下。

 

我问莫言,你到湛江,到雷州半岛,看到红土地,对你的创作有影响吗,你会不会创作一些关于红土地的作品?莫言充满感情地说,他多次到湛江,领略大海的气魄和半岛风情,欣赏九洲江、东海岛、硇洲岛、湖光岩的美景,看到生活在红土地的人很淳朴很热情,感觉湛江很大气、很激情,感受到大海和红土地的震撼。这些都会影响他的创作,会以不同的方式在作品中体现出来。但他不一定会直接写红土地,红土地的作品还是要生长在湛江红土地的作家来写,故乡人写故乡理所当然。

 

在交谈中,我跟莫言老师谈到了文学与宗教的关系。莫言认为文学离不开宗教。佛教对中华民族影响源远流长,2015年他在无锡召开的佛教大会上,讲述了自己对佛教的见解,他认为,佛教是一种伟大的宗教,但同时它也是一个文化现象。佛教自从传入中国以后,和道教、儒教一起已经变成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,可以毫不夸张地说,中国传统文化里也有佛教的基因了。莫言认为,世界可能不只是我们看到的那些。在莫言的不少作品中都能看到佛教的影响。《生死疲劳》引用了佛经的典故,体现“悲悯”的情怀。现实世界中,悲悯、同情、人性的尊重是不可缺少的。文学和佛教的出发点是让人性向善。

 

我想起中科院院士朱清时用佛学解释科学时曾形象地说:当科学家千辛万苦攀上科学顶峰时,佛学大师说我已在这里等待多时了。受朱清时院士的启发,我看到屠呦呦获得诺奖时也在网上发表了自己的看法,道教与现代科学也是相得益彰。屠呦呦开始高温提炼青蒿素时,药效不理想,后来查阅了葛洪的《肘后备急方》,书中记载:青蒿一握,水一升渍,绞取汁,尽服之,即可治疗虐疾。屠呦呦得到启示,控制提炼的温度,从而取得成功。所以我说:当屠呦呦奋斗一辈子,终于拿到诺奖时,道学大师葛洪说,我已在此等待多时了。莫言对这种形象的说法很赞同,他说,当我们千辛万苦登上山顶的时候,那座庙很早就在那里了。但是宗教与科学和文学,不需要互相证明,它们是用不同的方式来解释世界。

 

谈到文学如何走向世界时,莫言认为,文学不能局限在故乡、局限在传统中,总要走向世界,不能光写故乡的人,要写普通的人性。如果局限于故乡,就不能走向世界。不能停留在传统,要有突破创新,如果局限于传统,也不能走向世界文学的长廊。真正的好作品,优秀的文学是没有国界的,是属于人类的文学,是描写人的感情、描写人的命运的。作家是站在全人类的视角上写作的,像作家歌德的作品、托马斯·曼的作品、伯尔的作品、君特·格拉斯的作品、马丁·瓦尔泽的作品还有西格弗里德·伦茨的作品,这些作品对我影响很大,这是超越了国界的真正属于全人类的作品。

 

莫言说他在写作的时候往往撇开人物的阶级属性,也不需要给他们划分好人或坏人,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,真正的作家会把他们当作人来写,既要写出好人的弱点,也要写出坏人的尊严,这是文学作品冲破地域、文化等局限,走向世界的通行证。是啊,我频频赞同,文学要有责任追求一种超越时空的境界与情怀。

 

临别,莫言把他的代表作《红高粱家族》送给我,我也回赠自己写的一本书《市场化大趋势》,并送上一幅我的书法。在红土地遇到红高粱家族的文学缔造者,对我这个深爱文学的人,有一种特别的启示。

 

(刊于20161117日《南方日报》) 

上一篇:李爱群:经历过冬夏两次高考 下一篇:袁志敏校友:乘风破浪扬帆行 不忘初心行致远

关闭

岭南师范学院校友总会&教育发展基金会版权所有     邮编:524048     电话:0759-3182689
地址:中国.广东.湛江市赤坎区寸金路29号.岭南师范学院校内

邮箱:lnsyjyjj@163.com(欢迎投稿和填报校友信息、建言意见等)